诗言志 歌咏言 | 为自由地表达而走近文学 | 以为 文学是心灵的原唱…
·登录后台   
·进入主页   
·站内搜索   
评论资讯 [ 总 10 则 ]
友情链接
网站统计
·原创散文 : 32
·原创诗歌 : 39
·美文集粹 : 37
·经诗子集 : 28
·网络采风 : 57
·音韵经典 : 27

·今日访问 : 30
·页面点击 : 31
·当前在线 : 15



山村—1943 | 有些人有些事 绝不得忘记 总有人…
位置: 首页 > 原创散文[ 发布时间: 2017-08-25  作者: 原上草  阅读: 148 ]
初冬,天渐渐黑下来,村南头白长久家一间南屋的豆油灯火晃晃悠悠,人影几多。民兵队长周大义没讲几句的当口,整个院子就被包围。来的对手是还乡团头子杨大山的人。一阵枪响过后,屋里的民兵死伤,周大义跳窗南奔。
    杨大山占据金山,为一方势力,也劫富人,也与共产党地方力量对抗,同国民党势力有接触或协同。说:有孩童爬到金山顶,杨大山的人给糖吃,之后瞬斩一人头,孩童大骇而遁。至1948年,杨自青岛港随国民党溃军逃往台湾。思乡,曾欲落叶归根,然忌民愤巨大,滞留于香港,其一女赴而吾面。此为传言,抑或实情。
    民兵遭此劫难,应是周大义轻敌,况有前因招致必然报复,又民兵队伍里非铁板一块。一日,周率一哨民兵驻某黄土沟西岸,见一妇怀婴儿立于东岸。说:此妇定是为还乡团放风。遂抽枪欲击。有队员止曰:一妇人而已,不必。周未听言,枪响时妇人及怀中婴儿栽滚沟底。再有,民兵聚会事前,队员陈深立告周大义:需防罗龙本、赵温思,有投敌迹象,聚会消息不可令二人知。周说:他们?,敢!终于果如此。聚会时,罗、赵未赴会,实为引还乡团而来;周大义以陈深立为哨,陈有前虑,自撤去隐于村中。
    当时,此山村为红、白两种势力交界之地,向南第一村为千峪,民兵骨干力量、八路军队伍活动于此,白势力不敢犯。周大义疾奔不停至千峪,双脚鞋子丢了而不得知,两脚板钉满棘针而不觉疼,及至千峪安全了却也瘫软在地。说:周大义妻流泪以钢针为其脚板挑刺,三天三夜而不尽。全国解放前夕,周大义在一仗中战死。聚会民兵伤而被俘者中有陈一广,陈为山村之长。还乡团人马将陈捆押至村北山角,扔进一石窝,以石块砸之,专中不要命处,使其受不忍言说之折磨。陈嗔目撕心裂肺斥之:向我头来,何必费力。遂惨死。
    上事及诸情节,皆真。“忆苦思甜”年代,罗龙本、赵温思之流,凡“四类分子”常被批斗,年节时被责令歪戴帽子扫村里的大街,其子其女于人前抬不起头,双双尤其受“根红苗正”少年们的戏落、唾骂,说:XXX大坏蛋,骑着骡子上医院,人家问他什么病,他说是个反革命。说:于“忆苦思甜”批斗会,有一半头发年轻女子奔上台子,近前正反巴掌狂扇罗龙本、赵温思耳光。此女子后为我的本家三叔二堂兄的媳妇,称“二嫂”。及至“摘帽”后的年代,“四类分子”多更早“致富”,抑或亦“扬眉吐气”邪?!
    原上草曰:为今日之天下,滴血阵亡惨死者无数,青史未留名者多多。小人物,大气慨,沧海横流、英雄本色。有些人有些事,绝不得忘记,总有人忆起。

前一篇: 边走边唱乡愁歌 | 乡愁在人生尚有来处 乡愁去…
下一篇: 没有了

   发表评论:

       

评论列表 [0条]
回到顶部↑
Copyright © 2004-2017 黑马PHP整站系统1.5版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3012617号-1 | 空间:雨后池塘 | 管理:原上草